《云龙行雨记》 第四章

南宫期奉师命前往玄清观探查真相

Image credit: Xavier Zhang

楔子

  早春三月,最是春寒料峭时候。

  玄清山下的市镇上,来往吆喝的货郎似乎并不介意这寒冷,仍旧是卖力地叫着号子。集市上的店家,多半这时候尚未摆出铺子,零星地有客人走来,也多半会被这担货的郎中给吸引。货郎的担子里除开南北杂货,最为奇特的是竟然有一束昙花摆在里面。要知道这昙花向来是被誉为“月下美人”,本是极容易凋谢的,但不知为何,这货郎手中的昙花却娇艳欲滴,丝毫不见凋残的景象。客人自然是被这奇特的景象所吸引,攀谈问询中,货郎也不解释,只道是此花只与有缘人,无缘得见亦成空。虽则如此,但看客中仍是有人愿出高价购之,只是那货郎却并不买账。

  渐渐看客也失了兴致,旁人也都逐一散去。货郎这时抬头看了下天色,竟已是晌午,心下默默一算,便径自收拾起货担来,也不管是不是还有客人在挑选,只说一句:“今日时辰已到,小生要回去了,冒犯各位,实在抱歉。”说完也不再招呼众人,自顾自地担起扁担便朝向玄清山走去。这时,客人里有见识的就不免要说上几句:“你这小哥,饶是与寻常买卖人不同,这般固执!”

  “对对对,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可不是,做不了买卖也就罢了,还想硬闯玄清山,我看这人呀,多半是不知好歹!”

  “你这小哥可得识趣呐,那玄清山可不能乱走,会丢性命的!”

  “哎呀,你们看他真的过去了,哎,可惜,可惜了……”

  货郎并不在意众人的七嘴八舌,轻健地往山上走去,不时便与市镇离得远了,也渐渐不再听见喧哗,倒是满山开始透着清香,林中鸟语虫鸣甚是惬意。

  话说这玄清山,原是被唤作“宣青山”,只因五百年前有一位云游的仙姑路过此地,见此处钟灵毓秀,隐隐间似有云龙出水之势,便在此设观清修。又因仙姑法号“玄清上人”,暗合这“宣青”之音,便索性将此山改名叫“玄清山”。后来弟子信众渐多,这玄清山的名号也就慢慢传扬出去了。

  前话不表,且说这货郎为何偏偏要上这玄清山,那山下众人又为何会如此惊诧?

  原来,这玄清山近十年间竟是与往常大是不同。那玄清观内修行的本是玄清上人嫡传的弟子,在五百年间清修羽化于此的得道之人原是不少,加之观内弟子均是女子,在民间多有行侠济世之举,故而外间多以“玄清仙子”之名称之。这十年来,玄清观已早不涉世事,玄清山也被弟子门人封闭起来。稍早些时候,仍有虔诚信众不时前往山门前打探,初时只是被呵斥退出,但后来渐渐不见有人规劝,倒是有不少人因为好奇而强自上山,只是却有去无回,再未见有人下山。官府初时也收了些相关的案子,曾派捕快上山去查探,可谁曾想,派上去的捕快也从此杳无音信。县府不敢大意,将案情上报雍州府,只说是山情险恶,恐怕是行人不查摔落山崖去了。太守知闻此事后,料想必是有所故事,但一时毫无对策,便只好下令地方不许再有人私闯山门。至此,这十年间倒也真是相安无事,只是这玄清山的故事在民间确是越传越玄,方才会有货郎上山时客人们的那番警语了。

  这货郎倒也不是普通的货郎。

  此番探访玄清山,原是奉师门之命前来赴约。师门在旬月前收获玄清观一封手书,惟寥寥数语:“玄清无极,借仙昙一用。”师门未知玄清观意欲何为,故而遣掌门首徒前往查探,但至今讯息全无。掌门及本门长老商议后,深觉其中可能有大大的变故,故而此番嘱二弟子南宫期携本门重宝“玄冰仙昙”再度前往勘验。临行前掌门曾对其密语:“如今玄清观大是蹊跷,牵涉本门仙昙,事关重大。本门先人曾留下遗命,预言仙昙将会在当今之时出世,援助有缘人,如今看来却是要应验了。你即刻携仙昙下山,暗自查访玄清观之事,同时需多加留意有缘之人,如若恰当,仙昙自会被有缘人寻去。”

  “敢问掌门,弟子如何才能识得有缘之人?”

  “先人遗命倒是未曾提及如何识得此人,只道是缘来如云,缘去如风。”

  “若是如此,那弟子可否将仙昙交与玄清观之人?”

  “缘来如云,缘去如风。”

  “弟子明白了。”

  自下山以来,南宫期已在山下四处查访近十日,却依然毫无大师兄及玄清观的音讯,心中免不了有些焦急。故而方才在心中自起一卦,却没想到正合太阳之势,料想此时上山必是大吉。于是便心无杂念地直往山门走去。

  走不多时,已至山腰,只见白云皑皑,使人犹如坠入仙境,但见云翳缥缈,间或有仙鹤往来,青松绿柏相映成趣。南宫期心下暗道:果然是一副仙家气派,也难怪玄清观长久在此清修了,当真是人间仙境。

  再往前行时,云霭愈发浓厚,渐渐行至一处与世隔绝的所在。先前的仙鹤青松皆已不见,惟见丝丝白云飘荡与山谷间,虫鸣鸟叫竟是一声也听不到了。反倒隐隐察觉出一丝压迫的力量,如若不是南宫期内功还算深厚,只怕此时已再无可能往前一步了。

  “此处并非巅峰,为何气息受阻之感如此强烈。即便是巅峰,以自己的修为,应该也不至于会有气滞之感,莫非前方有什么变故不成么?”南宫期心下暗道。随即便将仙昙藏于胸前,默默地将兵器握于手中,开始小心翼翼地往前寻去。越是行入巅峰,这阻塞之感越是强烈,空气中也隐约有一丝腥臭之气扑面而来。以常理推之,这玄清观向来高洁雅致,这等异常恐是有大变故。南宫期随即屏气凝神,微隐身形,往玄清观所在之处飞驰而去。

  不刻抵达观前,只见玄清观外景已是一片萧索,但离观门越近,腥臭之味却愈发猛烈,压迫之感愈是紧迫,直教人气息不畅。南宫期当下四处张望,唯独不见人影,亦不闻人声。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第一章:玄清奇变
Avatar
Xavier Zha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My career interests include digital transformation, go-to-market strategy, inovative technology and business intelligence in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Related

Next
Previou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