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龙行雨记》 第一章 玄清奇变

南宫期奉师命前往玄清观探查真相

Image credit: Xavier Zhang

第一章 玄清奇变

  南宫期当下微隐身形,悄然跃入玄清观侧殿西首的花圃中。甫自进入这西花园中,南宫期先前所感受到的气滞之感便如同和煦春光一般消弭于无形。但觉清香扑鼻,神清气爽,与方才在外间所察觉的景象似有大大不同。南宫期当即细细查探这园圃四周,只见百花灿烂,缤英落落,悠然清远。微风拂过,花瓣飘零,洋洋洒洒。可这百花之中,虽然花瓣随风舞动,却丝毫没有落入地下的光景。南宫期不觉便循着这五彩斑斓的花瓣朝前走去,竟是有些沉醉在这花舞之中了。

  半晌,南宫期已是行至这花圃的边缘,再往前便是一汪翠绿的清潭,目光透过清潭往上望去,便是玄清观的正殿了。南宫期正自思索如何渡过这清潭,并未在意此间恰好有一片花瓣挂落在鬓角,就在花瓣飘上鬓边的一刹那间,眼前却忽而看见一番异景!

  但见风云突变,漫天花雨飘落,潭中清泉汩汩作响。花雨落在潭中迅疾化作一丝丝黑气飘散开去,就如同这平静的清潭是烈焰一般,吞噬了花雨的灵气。不多时,花雨便化为一阵旋风,如陀螺一般快速旋转聚集,渐渐便凝聚为一条五彩斑斓的青龙。那青龙仰头在空中摇摆一阵之后,便猛然俯身冲向那汪清潭!就在此时,潭水中也起了变化,清泉里气泡翻滚,水汽不断蒸腾,隐然竟是在水面形成一道屏障,顷刻凝结成冰。青龙似乎浑然不觉这般变化,依然直直地撞落下来,其势甚猛,龙头瞬间便撞在潭面的玄冰之上。这一下力道分外猛烈,整个潭面都伴随着撞击颤抖了起来,但玄冰之上却无甚变化,倒是将龙头反震开来。

  这青龙受此一激,甚是恼怒,旋即盘旋至半空之中,张口便朝玄冰上激射出万千银针。那银针来势极为迅猛,不刻便插入玄冰之中。待到银针尽皆落下,竟是在玄冰之上结成太极玄阴的阵势。此刻青龙嘴中再次喷射,只见一缕金光直射太极玄阴阵中,便将那玄冰生生破开!就在玄冰被破之时,潭底也传来一声异响,整个大地似乎震荡了起来。南宫期只感到一阵眩晕,便紧接着看到一条赤体乌蟒直飞天际,与空中的青龙缠斗起来。

  乌蟒张嘴直直地朝青龙脖颈上咬噬过去,一条乌黑蟒尾也横横地往青龙的腹中扫去。青龙不遑多让,灵动地避过这一击,围绕着乌蟒飞来的方向游走盘旋,很快便将乌蟒缠绕在四只龙爪之下。那乌蟒眼见不妙,便将蟒身一团,化作乌黑的肉球,想要寻着破绽便逃遁而去。青龙似乎不以为意,仍是急速盘旋,只待这团肉球行动,便要用利爪将其撕碎。

  南宫期只觉看得内心激扬澎湃,但却不知这青龙巨蟒如此性命相争所为何事,心中难免疑惑。加之此番变化颇为突然,一时未曾明白其中的奥妙所在。正当南宫期恍然间,那乌蟒寻着机会便往正殿飞射而去。青龙正待将其擒住,却未曾想到此番变化,旋即化作一缕金光也朝正殿飞去。

  待得这一龙一蟒不见了踪影,那挂在鬓角的花瓣也自缓缓滑落。南宫期微敛心神,仿佛方才的经过如梦似幻,再一定睛瞧向玄清观那正殿,却哪见得有什么青龙巨蟒,明明却还是先前所见那破败的景象。这才轻捋袍襦,略正身形,朝那正殿飞身而去。

  方出花圃,南宫期便觉得那腥臭与压抑之感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地朝自己袭来,几乎已是寸步难行,因此心中颇为诧异,便忍不住回头望向那一方花圃。这一望之下,顿觉心境空明,大感畅快。定睛凝神,却见那花圃居中的一小片花草灵气动人,微风拂过便有如窈窕淑女翩翩摇曳。南宫期见此自然觉得奇怪,心中更感诧异,盘算着莫非此处有何法宝竟能克制这观中异象不成?看来非要去探寻一番方可知道究竟为何了。

  心中既打定主意,南宫期当下便也不再犹豫,径直往那片灵气丰盈之处寻去。

  到得近处,果真通体舒畅,全身法力真气流转比平常时候要快上数倍,竟隐隐有要突破的征兆。这下倒令南宫期觉得骇然了!

  要知道南宫期自幼投入师门,在修炼上从未曾有过懈怠,加之对本门功法的领悟天赋奇高,又得掌门恩师多加提点,故此短短三十余年间便将本门的无极诀修炼至第一层破情关的大圆满境。只是在这第一层的大圆满境上,虽屡次尝试冲击,却终究还是未能突破。这本也是极为平常的事情,毕竟本门历代真人,多数在功法未成之时,即便只是练到这第一层破情关的小圆满境,也往往都耗费了一甲子的光阴了,甚至毕生未曾突破亦属平常。

  要说这第一层破情关为何这般难以突破?倒是要从这无极诀本身的神通来说起了。

  大抵世间凡夫俗子,沉耽于七情六欲,追逐于权色利欲,心境之中杂念丛生,即便身具慧根,亦难于成就修行之道。所谓慧根,原本也只是修炼之人天赋中偶然汇聚天地之灵气所产生的一缕神念罢了,就如同一粒微小的种子,需要妥为温养,方可成长茁壮。然而,若是未加理会,抑或是未能妥善处置,那这粒孱弱的种子便会长久曝晒于杂念荆棘中。伴随着主人的成长,加之周遭的诱惑颇多,这粒因了莫大际遇才诞生的种子,也多半在少年时便会消散得踪影全无了。极罕见得在青年时慧根仍具的例子,但凡存在,也都或多或少有一番大造化的。其实,天赋中具备这天地慧根,本身就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在这俗世间的修行,又哪能是那般容易!

  故而,为助弟子得窥大道门径,各家宗门自是倾尽全力,在遴选弟子门人上不遗余力。同时,又有往昔步臻圆满的师门长辈们,苦心领悟出的道法箴言,都糅合而成宗门秘法,以期由此而减少门下弟子的歧途之数。正是有着这般的因缘所在,这其中的功法源流就颇为讲究,但大抵上都可以循序渐进,令修炼之人渐入佳境,从而在体魄、心神、元气、魂意及法力的成长上才能一帆风顺。

  但偏偏这无极诀却并非寻常的功法。

  无极诀源远流长,至今流传下来已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此功法在无极门诸多修习法门中,原本就是最为深奥的,却也最是令人不可琢磨的。只因在传承的无尽岁月里,门内历代虽多有惊才绝艳之人,却从未有修炼至大成者。故而随着时光的流转,渐渐地就使得多数门人不再为之心醉。唯有在宗门典籍中,还能查阅得到,这套功法据闻是传承于南极真君座下首徒鹤童仙人,旨在助力修炼之人脱胎换骨,从而在这凡尘俗世中便能造化绝妙仙体,免却那渡劫飞升之苦。待至大成,可自如驱使造化之力,更能以魂意沟通上苍,祈使天地接引使的到来。如若情愿飞升,便可由天引使接引,位列飞仙;但若仍有轮回之劫未了,便可由地引使带入轮回,去解开那宿世缘结,以免位列仙班之后仍受心魔之扰。

  可要知道,单单是从免却渡劫飞升之苦,便可了然这无极诀本就是神鬼莫测的功法。寻常修士,在功法道途上,多半会抉择一二,以挑选最适合自身天赋的神通加以融会贯通,以期修炼大成后能借此突破飞升之劫。譬如,饱学鸿儒若是寻求修炼之道,多半是选择增进心神和法力的功法;而高山流水处的隐士,则更多是修炼增强元气与法力的功法了。但凡能从体魄、心神、元气或是魂意之上有所倚仗,便也就存了手段去应对那渡劫飞升之时的天地之怒了。当然,能否有造化渡得过那劫数,便又是一番后话了。

  既然这无极诀能免却那飞升之劫,却又为何这般难以修炼?有道是“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无极诀的修炼之所以这般艰难,皆源于此法修行需有“进退三谷”之难。

  何谓进退?欲知进退,先知法旨。

  南宫期初时习得无极诀亦有这般疑问与好奇。当年恩师逍遥散人游历天下,行至长江边上的江陵城,遥望城中紫气冲天,便知当有异人居于此间。但访寻而至之时,却见紫气陡然而止,倒是好生奇怪!直至见小塘旁有一呱呱竖子,嚎啕之间隐隐有紫气浮现,方才知道原来这异人竟是眼前的三尺小儿。逍遥散人随即拜谒童子家门,欲访求家长以收其为徒。倒也是颇费一番周折,直到散人使出拂尘御风之术,方才令得诸家长信服。

  南宫期既已拜师,以逍遥散人的见识,自当是以无极诀教导之。其时,南宫期全无根基,修炼多时,终于令得气诀能够游走全身,大喜之下便去向恩师报喜。却哪知方要演示给恩师知道,猛然却令一身气诀散尽,竟是如同从未修炼过一般。这可吓坏了小小少年!好在恩师逍遥散人却不以为意,竟是如同预先知道一般,只是默默点点头。良久,方才开口道:“你可知是为何?”

  “弟子驽钝,不知因由。”

  “为师初时也如你这般,甚至更有不如。后来,为师修炼数年方才领悟到了。”

  “敢问恩师,这般情形可是因为这功法原本的神通所致?”南宫期抬头问到。

  逍遥散人捋一捋胡须,点头笑道:“孺子可教!正是如此。无极诀有‘进退三谷’之难,而你这番表现,却正是这‘进退’之难。”

  “敢问‘进退’之难为何?”

  “所谓‘进退’之难,便是这无极诀的修炼进境极易受天地万物所扰,不进则退的道理倒是寻常得很。你方才气诀全失,便是因为心境过于欢喜,气息未稳,以至于引发天地元气产生了一丝异样,从而导致功法反噬,落得当下一番修炼的心血白费了。”逍遥散人面带一丝戏谑地望向南宫期道。

  闻听此言,南宫期不由大骇,连忙问到:“若是如此,那应当如何破解这‘进退’之难?如若不可,岂非就……”

  逍遥散人抬手止住南宫期,说到:“不难。若是只修炼这入门法诀,倒是不难解决这般异样。你只需在修炼中顺应天地法则的规律,做到内心古井无波即可安然度过这初修的阶段。”

  “若是初修之后,欲习得其后数层功法又当如何?”南宫期茫然问到。

  “这便需要些许机缘了。为师当年也是借由一番奇妙的际遇方才在大圆满境堪堪突破了这第一层的破情关。你如今毋需过分担忧,机缘到时自当到得,过分担忧反倒会平白增添了几分‘进退’之难的机会。要知道无极诀的法旨要义,原本就是‘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若是如此,弟子便领命勤加修炼罢。”

  自此之后,南宫期果然如恩师所言,功法进境得颇为迅速。直到炼至大圆满境,方才领命前来玄清山探查。原先本派掌门也是心存一丝令其磨砺的意思,兴许此间机缘到了,便可顺势突破这第一层大圆满境了。如今看来,倒真是有那么一些奇妙的意味了。

  那么,“三谷”之难又是所指为何?所谓“三谷”,倒是要从无极诀的神通说起了。

未完待续。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第二章:临终托孤
Avatar
Xavier Zha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My career interests include digital transformation, go-to-market strategy, inovative technology and business intelligence in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Related

Next
Previou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